每期查询  
<<2019年8月>>
28293031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1234567

  2607期 本期共8版 本期A3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游朝佑:我给红军带过路

□文/图 胡启涌

  几场春雨,让位于乌江边的凤冈县天桥镇一片葱郁。家住天桥镇龙凤村96岁的游朝佑老人,与一家子坐在院子里悠闲地享受着暖暖的阳光,老人虽然是望百之龄,但是精神不错,思维清晰,谈起80多年前他给红军带路,救受伤红军的往事,表情显得异常凝重和激动,老人一边回忆一边讲述,有一句话老人在整个讲述中不知重复了多少遍:“红军是好人,红军是老百姓的大救星”。

  第一次见到渡江红军

  1934年1月4日,由任弼时、肖克、王震率领的红军长征先遣队第六军团,到达瓮安县猴场,5日,从瓮安出发经余庆县龙溪镇进入石阡县河坝场,一路经过走马坪、马扶堰向甘溪进发。7日上午,红六军团第十九师第四十九团、第五十团、第五十一团在团参谋长李达的率领下,刚抵达甘溪就遭到湘、黔、桂国军约24个团的围攻,经过近10个小时的交战,终因实力悬殊太大,红六军团的三个团被打垮冲散。尔后,冲散的红军部队只好各自为营,分别在石阡县境内的本庄、龙塘,思南县的板桥,施秉的马溪等地零星作战。4月12日,红六军团十八师第五十二团受命夺取石阡县本庄与凤冈县天桥镇交界处的河闪渡渡口,终因黔军万式炯第八团的拼命顽守未成,而转向山坳口、瓮溪司方向。一路上被湘黔国军追击,使部队只好化整为零与顽敌进行周旋。在此期间,红六军团第十八师五十二团约180人,先后从平头溪渡口、新口渡口、河闪渡渡口过乌江,来到与石阡县本庄隔河相望的凤冈县天桥镇。

  说起1934年10月17日的石阡县本庄大硝洞战斗,今家住天桥镇漆坪村旧寨89岁的陈廷仕依稀记得:“那天(10月17日)乌江对面本庄大硝洞的枪声大听得到,大家都说红军来了,国民党宣传时说了红军专杀小孩奸妇女,我们吓慌了,与大人一起裹起铺盖从窗子里跳出,逃到坡上的岩腔(山洞)里躲藏起来。第二天,寨上来人说红军不杀人是好人,我们才回到家中”。

  当时,游朝佑在天桥区漆坪乡任乡丁,多数时间都跟在乡长陈海阳左右。17日(或18日)晚,游朝佑与其他乡丁在旧寨陈海阳家中听他讲红军的事,突然,乡丁队队长丁刚(余庆关兴人)急冲冲地跑进屋来,与陈海阳耳语一阵,陈海阳边听边点着头。随后丁刚出门不久,带着几位身穿浅灰色军装,头戴五角星军帽的红军来到家中,乡长陈海阳起身相迎,与几位红军交谈一会后,陈海阳便立即吩咐乡丁游朝佑、吕瑞清、王树清将离他家约200米处的一座寺庙打扫干净,备上灯火、稻草,给过乌江的红军住。该寺庙叫庙塆庙子,始建于清嘉庆10年(1805年),重建于光绪17年(1891年)。至今游朝佑清楚记得:“我们打扫完没过多久,大概有30多名红军背着被条(被子)来到庙子里住下,当时庙小兵多容纳不下,又将部分红军安排在庙子下面叫茶盆田屋基的一座木房内住。随后,陈海阳带着乡丁队长丁刚到庙子里看望了红军,还安排家中佣人背来粮食让红军生火煮饭。当晚,游朝佑随陈海阳、丁刚离开旧寨赶到了漆坪乡公所。

  据今游朝佑、陈廷仕老人回忆,这30多名红军在旧寨庙塆庙子住了大约4天,又从新渡口过乌江,往石阡县方向去了。这支红军一律的外地口音,对百姓十分友好,使在山中“躲红”的百姓陆续回到寨上,见红军是好人,大家都送粮送茶到庙里给红军。89岁的陈廷仕说:“我们送核桃给那些红军,红军不知怎么吃,就放在锅里用水煮,总是煮不熟,真笑人”。陈廷仕还回忆:“红军还在石阡县境内时,国民政府就强令旧寨的老百姓把乌江两岸的渡船沉在江底,红军机智得很,还是把渡船找到了”,陈廷仕边说边伸出大拇指称赞红军。

  针对身为国民政府漆坪乡乡长的陈海阳,不但不杀红军还亲红的做法,游朝佑告诉笔者:“当时剿灭红军凤冈国民政府要求得很严,1934年4月某天,县长史肈周亲自到天桥召开全区大会,严令每家必须有人参会,不去的杀头。他在会上要求,乌江沿岸不准放一个红军到凤冈境内,每家备好火药枪、杆子刀,没有刀枪的,把竹子削尖了用桐油煎泡后作为武器杀红军。陈乡长也不想结怨红军,冒着生命危险给红军提供住处和粮食。但是,又怕史肈周知道后怪罪下来,于当晚带上我们离开旧寨的做法就是遮人耳目”。

  给红军带路

  1934年10月22日(或23日),游朝佑与陈安平在龙凤村老家后面高家岩口做活,只见约80多名身着军装、扛着枪的红军往天桥方向走去。同伴陈安平见状吓慌了,丢下锄头准备跑,一名红军喊话说“喂,老乡不要怕,我们是红军”。几天前,在旧寨见过红军的游朝佑一点不害怕,他平时听说红军的枪好,便扛着锄头大胆地靠近红军去看枪,陈安平也怯生生的跟在他后面。

  走近一看,给红军带路的是游朝佑的熟人宋时朋,家住余庆关兴水田坝。一位红军便对游朝佑和陈安平说:“老乡,这边的路你们要熟悉得多,可不可以给我们带路”。陈安平害怕,游朝佑答应给红军带路,于是,宋时朋便转身回余庆县关兴去了。

  游朝佑将红军带到漆塆子时,突然发现前面敖溪水坡上有50多人,同样穿着军装,也有枪,红军立即着出应战准备。游朝佑身边的一名红军将他摁在地上,游朝佑意识到两股军队马上要交战了。正欲开火时,对方有人喊话,这边也有人回话,一阵大声对话后,双方都放下警戒。原来坡上的部队也是过江来的红军,游朝佑回忆:“两支红军叽啦呱呱的说些什么,我一句也没听懂,可能是部队口令之类的话”。

  两支红军部队汇合后,带头红军就对游朝佑说:“谢了老乡,你可以回家了”。说罢从包里掏出一块银圆给游朝佑,游朝佑执意不收并说:“我们乡长陈海阳都容纳红军,我更应该为做红军做事”。为了感谢游朝佑,红军又从包里拿出一个外表黑糊糊的粑粑递给他。“说实话当时我确实饿了,红军给我的粑粑我收下了,那粑粑看几不好看硬是好吃,我至今都还默得起那个味道”。游朝佑边说边乐哈哈地笑着。

  临别时,游朝佑给红军说:“前面不远处就是天桥了,天桥也住有红军”。红军得此信息后十分高兴,两支红军便顺着敖溪水坡上了山坳,经木皮桥(今青丰)往天桥方向开拔。

  冒着生命危险救受伤红军

  游朝佑送走红军回到家中后,又约间隔一周后的一天,他一人在高家岩口砍柴,当他扛着柴回家时,发现路边坐着一名红军,没有配枪,右脚肿得很大,裤脚已破烂,还杵着一根竹子拐棍,显然是一名受伤红军。游朝佑见状便放下柴禾,与受伤红军交谈几句后,便扶上红军一拐一瘸的来到高家岩口偏岩腔(山洞),该山洞呈狮子张口状,只有约六米深,是当地村民挖煤时躲雨和休息的地方。游朝佑把受伤红军送到山洞后,在里面放上一块平整的石板让红军坐下,交代几句后走出山洞。为了防过路人发现受伤红军而走漏消息,游朝佑又用树枝将洞口遮住后才放心的离去。

  回到家中后,游朝佑将此事告诉了妻子王之富,为了防止走漏风声,一直等到当晚9点钟人们开始入睡后,游朝佑才一人点上火把,来到高家岩口山洞将受伤红军扶到家中,妻子王之富还为受伤红军备上了一桌饭菜。游朝佑说:“那阵我们家穷,只有包谷饭,但是受伤红军吃了三大碗,菜只在蔬菜没有油下锅,全是用白水煮的”。饭后,游朝佑又采来草药“散血草”,捣碎后用布将红军红肿的右腿包扎上。为了不让住在隔壁的三哥夫妇知道他救红军的事,游朝佑夫妇不敢将受伤红军留在家中住,于当晚10许又将红军转移到离他家500米处大坡洞内。该洞在一片茂林掩盖下的半坡上,深约30米,宽约两米,人只能猫着腰进去,洞内无法站立,游朝佑抱来稻草铺在洞内,让受伤红军躺下,又用几件破衣服将红军受伤的右腿盖上,然后才回到家中。

  就这样,游朝佑每天两次以做活作掩护,给受伤红军送饭和换药。游朝佑说:“受伤红军是外地口音,我每次送饭去洞中都与他聊一会,他说他姓陈,不是叫陈建就是叫陈飞,多年了记不清了,他说红军是穷人的部队。同时,他问我的家庭情况,他岁数比我大,个头比我高一大截”。大约一周后,红军的伤势和精力得到了恢复,便主动提出要去寻找部队,一天中午,游朝佑给红军备上了一根拐棍,还用挂龙(布口袋)装了三个苞谷粑,将陈姓红军送到10里外的余庆县关兴的水田坝,临别时,受伤红军只要一个苞谷粑,经游朝佑苦苦相劝红军才全部收下。受伤红军对游朝佑冒着生命危险救他的义举感动不已,分手时向游朝佑跪下谢恩。游朝佑回忆:“分手时我俩都伤心,他用钢笔写了一张纸条给我,内容大概是以后红军要来找我,来感谢我救命之类的话,纸是一张巴掌大的方格毛纸,字是横着写的,还盖有一个条形小章”。

  这张纸条游朝佑保存三天后,游朝佑去坡上做活,休息时他掏出来看了好一会,不由得想起与受伤红军相处一周的往事,又担心他是否找到了部队。同时,担心这张纸条会给自己及家人带来杀身之祸,当晚他就把纸条给烧了。“今天想起才后悔哟,当时大胆点把纸条藏好多好”,谈及此事,游朝佑连声叹息……

  游朝佑讲完他与红军的往事后,也是下午时分,阵阵山风吹来,站人感到有些凉意。游朝佑一直处于激动中,顾不上休息,执意要带我们去看当年红军走过的路,住过的山洞,每到一处他都详细讲解当年的过程,生怕漏掉了一个细节。临别时,游朝佑语重心长地说:“今年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现在天桥境内,当年红军住过的寺庙、山洞天都没被破坏,我们能不能在各处立个纪念碑,让后世知道80多年前红军到天桥的历史”。游朝佑的语气和眼神充满着一种期盼,最后,游朝佑又一次重复了一句话:“红军是好人,红军是老百姓的大救星”。

政协网站 | 党派团体 | 其他链接 |    
  • 全国政协
  • 贵州省政协
  • 贵阳市政协
  • 遵义市政协
  • 六盘水市政协
  • 安顺市政协
  • 毕节市政协
  • 铜仁市政协
  • 黔东南州政协
  • 黔南州政协
  • 黔西南州政协
  • 北京市政协
  • 河北省政协
  • 山西省政协
  • 辽宁省政协
  • 吉林省政协
  •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
  • 天津市政协
  • 黑龙江省政协
  • 江苏省政协
  • 浙江省政协
  • 安徽省政协
  •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
  • 上海市政协
  • 福建省政协
  • 江西省政协
  • 山东省政协
  • 河南省政协
  • 西藏自治区政协
  • 重庆市政协
  • 湖北省政协
  • 湖南省政协
  • 广东省政协
  • 海南省政协
  •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
  • 四川省政协
  • 云南省政协
  • 陕西省政协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
  • 甘肃省政协
  • 青海省政协
  • 民革贵州省委
  • 民盟贵州省委
  • 民建贵州省委
  • 民进贵州省委
  • 农工党贵州省委
  • 致公党贵州省委
  •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
  • 贵州省工商联
  • 贵州省工商局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
  • 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有限公司
  • 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电网公司
  • 贵州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省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 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
  • 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
  •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 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贵州双龙实业(集团)
  • 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
  • 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 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
  •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分行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订阅本刊
    版权所有 《贵州政协报》 Email:postmaster@gzzxb.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2120180002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1299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备案号:黔ICP备05003483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83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