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期查询  
<<2018年4月>>
2526272829303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12345

  2343期 本期共8版 本期A3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恺崇斗富和浑浚争功

□吕传彬

  炫富和争功都是恶习,古人常将它们相提并论。明代启蒙读物《龙文鞭影》就将“恺崇斗富”和“浑浚争功”这两个典故并列,予以警示。

  “恺崇斗富”和“浑浚争功”都发生在西晋时期。前者指的是晋武帝时石崇和王恺之间互相比富的事。

  史书记载,石崇“财产丰积,室宇宏丽”,平日生活奢侈至极,就连厕所也豪华无比,里面不仅陈放各种香料,还有十余婢女“列侍”。客人如厕后,都给予新衣更换,使得好些来客都不好意思上厕所。

  石崇为人凶残,为显示自己的富有,甚至不惜杀人。每次他宴请客人,都要用美女来劝酒,如客人饮酒不畅,便杀劝酒的美女。有一客人故意不肯饮酒以试探,石崇竟然连斩三位侍候这位客人喝酒的女子,且面不改色,以示自己毫不在乎失去几个美女。

  王恺身为晋武帝的舅舅,同样肆无忌惮,过着奢华的生活。他为了显示自己的富有,用糖水洗涮烧煮食物的锅子;石崇听说后,就用蜡烛当柴火烧。王恺用紫色丝绸做成长达四十里路的步障;石充不甘示弱,用锦绸做步障,而且比对手的要长十里。石崇用椒料涂墙,王恺就用赤石脂,两人你来我往,竞相斗富。

  晋武帝对王崇的炫富行为早有领教,当初他曾穿着由外国进贡的火浣布做的衣衫去石崇家,后者竟让他的仆人也穿上这种珍贵的火浣布衫迎接。作为王恺的外甥,晋武帝一直帮助国舅与王崇斗富。他将宫内一棵珍稀的珊瑚树赠与王恺,此树“高二尺许,枝柯扶疏,世所罕比”。

  王恺得此宝贝,便邀石崇来“观赏”,不料后者拿起铁如意,将树击得粉碎。王恺严辞斥责,以为对方是因嫉妒而泄恨。石崇一笑说:“我还你。”。随即让左右从家里搬来几株高三﹑四尺的珊瑚树,株株“条干绝俗,光彩曜日”,比砸碎的那株不知好多少倍,让国舅看傻眼。

  石崇是西晋名臣石苞之子,史书上记有这父子俩的一段轶事。据说石苞临终前将财物分给他的五个儿子,唯独没有给幼子石崇一分一毫。只是留下话说:“此儿虽小,后自能得。”

  石崇后来果然“能得”,但其所得多为不义之财。

  《晋书》上说:“石崇为荆州刺史,劫夺杀人,以致巨富。”这正印证了古人的那句话:“侈,恶之大也。”

  再说“浑浚争功”。那是西晋时期,王浑和王浚两位将军争灭吴国功劳的一段故事。事情发生在公元二八○年,晋武帝派杜预、王浑、王浚等多位将领,兵分多路进攻吴国。王浚率军乘舟东进,路上接连攻破吴城丹阳、要塞西陵等地,并与其他将领合攻下夏口和武昌,直逼吴都建业。王浑亦攻城略地,屡屡得手,而后他屯兵江北,等待朝廷进一步的诏令。

  其手下见王浚逼近吴都,就劝王浑先渡江攻占建业,以抢得灭吴头功。王浑以朝廷令未到达,不可轻举妄动为由,没有采纳。实际上,王浑是因为不明石头城(建业)内虚实而不想贸然行动。他认为自己是主将,而王浚是受他“节度”的副将,不会擅自进兵的。他还想等王浚来跟随他攻打吴都呢!

  谁知王浚因连连获胜,军威大振,气势如虹,加上顺风顺水,战船便直接奔建业而去,此时王浑才如梦方醒,急派人邀王浚到自己帐下议事,后者的回答是改日再议,理由是江面风大,战船无法停泊,并继续前行直捣吴都建业。吴国军队见王浚部“旌旗蔽空,舳舻盈江”,势不可当,便纷纷投降。吴主孙皓见大势已去,便将自己双手反绑,向王浚投降,吴国也就此灭亡。

  王浑闻听王浚已单独接受吴主投降,十分愤怒,欲兴兵讨伐王浚。参军何攀急忙进谏制止,并到王浚那里,劝他不要将功劳全归己有,并让王浚将俘获的吴主孙皓交给王浑,此事才算得到一时的缓解。

  王浑手下认为,此次伐吴他们确实行动迟缓,错失机会,让王浚抢得功劳,劝主公此事作罢,但王浑依然忿忿不平,上书朝廷,历数王浚“违诏不受节度”等罪状,要求将王浚治罪,用囚车押解回来。

  王浑儿子与武帝司马炎的女儿结亲,故朝廷内势力强大,这些人也在一旁帮腔。但晋武帝没有采纳他们的意见,只是下诏斥责王浚违抗命令,并削其功劳。

  王浚不服,上书为自己为何要领兵攻打吴国都城辩解。这边王浑再上奏,告王浚灭吴后,掠夺吴皇室财物,并放火烧毁吴国宫殿。王浚回应说,是吴王自己为了要让手下将士舍命抵抗晋军,而将大量财物给了他们,也是吴国军队见大势已去,而抢夺财物,焚烧宫殿。

  王浚后来虽被封官加爵,但心中一直不平,认为他受王浑父子及党羽打压。每次晋见武帝,王浚都要反复陈述自己的功劳和所受的冤屈,常常说着说着怒气就上来了,有时竟不辞而别。武帝相当宽容,总是原谅他。

  二王争功,闹得沸沸扬扬,不仅遭到当时的人讥讽,也为后人诟病,和“恺崇斗富”的典故一样,同被视为“古今所耻”。

政协网站 | 党派团体 | 其他链接 |    
  • 全国政协
  • 贵州省政协
  • 贵阳市政协
  • 遵义市政协
  • 六盘水市政协
  • 安顺市政协
  • 毕节市政协
  • 铜仁市政协
  • 黔东南州政协
  • 黔南州政协
  • 黔西南州政协
  • 北京市政协
  • 河北省政协
  • 山西省政协
  • 辽宁省政协
  • 吉林省政协
  •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
  • 天津市政协
  • 黑龙江省政协
  • 江苏省政协
  • 浙江省政协
  • 安徽省政协
  •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
  • 上海市政协
  • 福建省政协
  • 江西省政协
  • 山东省政协
  • 河南省政协
  • 西藏自治区政协
  • 重庆市政协
  • 湖北省政协
  • 湖南省政协
  • 广东省政协
  • 海南省政协
  •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
  • 四川省政协
  • 云南省政协
  • 陕西省政协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
  • 甘肃省政协
  • 青海省政协
  • 民革贵州省委
  • 民盟贵州省委
  • 民建贵州省委
  • 民进贵州省委
  • 农工党贵州省委
  • 致公党贵州省委
  •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
  • 贵州省工商联
  • 贵州省工商局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
  • 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有限公司
  • 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电网公司
  • 贵州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省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 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
  • 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
  •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 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贵州双龙实业(集团)
  • 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
  • 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 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
  •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分行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订阅本刊
    版权所有 《贵州政协报》 Email:postmaster@gzzxb.com
    空间支持: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公司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备案号:黔ICP备05003483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837856